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巴黎人注册_小说库 > 澳门巴黎人网上注册_灵异科幻 > 邪鱼

更新时间:2021-07-18 13:47:17

邪鱼

邪鱼 游三玩水 著

连载中 左易马晓婉

小说主角是左易马晓婉的小说叫做《邪鱼》,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游三玩水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风水鱼其实也叫阴阳鱼,请对了,能改运降福,请错了,会惹来灾祸。...

精彩章节试读:

快死了?

我说老贾你别瞎说,胡三面相财帛星高照,行大运势头,不可能死。

老贾叼着根烟:“面相只能看一时之运,看不到长远。我说他快死了,不是从面相判断。”

“从什么判断?”

“人心啊!耍钱输赢,永远不在牌桌上。胡三这种又不是小打小闹,跟他耍的人个个都是狠角色,要不然他手指怎么会断?你要一直输,输的是钱。可你要一直赢,砸人饭碗如杀人父母,人家急了眼,你输的可就是命!所以,我判断他绝对活不了多久。”

我吓了一跳。

老贾江湖老油子,说得确实有道理。我有点担心了,赶紧给胡三打电话。老贾却在一旁说,这种人,你打也没用。

果然。

电话打过去,胡三反而吼我,说没事别打扰我赚钱……**,大杀,全他妈给钱来。

“小左,你应该没收他请鱼钱吧?”老贾问。

我以为这活貔貅向我要阴料款,赶忙解释了一番。

没曾想,老贾却打断我:“你即便给阴料钱,我也不会要,这玩意儿遭承负。咱虽然干阴行,也讲究三不沾:改运命尽不沾、遭遇同行不沾、未成大势不沾。左老爷当年坚持不收请白龙鱼大佬的钱,就知道这个大佬改运会命尽!”

我问道:“前两个可以理解,未成大势不沾啥意思?”

“没成年的小孩啊,他们没形成一生运势,改了就是害人。”老贾回道。

我心有余悸:“胡三的事儿有办法吗?我不能眼铮铮看他死,毕竟沾亲。”

“你想多了!第一,他逼迫你请阴鱼,还不给钱,证明是自己走向作死之路。第二,他如果按你交待,当天花光钱不会有事。第三,与他一起耍钱被攫运之人灾祸致不致死,你决定不了。我虽然判断他会死,但其实概率多大,完全取决于他自己。”

话虽如此,但我还是给胡三发了信息,交待他,佛手抓财一生只能做一次,务必适可而止,并争取当天把钱花光,尽量不过夜,并打上十几个感叹号。

老贾喝了两口茶,笑着问我,刘晴最近有没有找你丢鱼玩?

一说起这事我心里就打鼓,回答没有,但总觉她还会骑着共享单车来找我。

老贾说,你放心吧。我那道士朋友说了,你其实不是遇鬼,叫神魂噬体。所谓神魂噬体,意思是心地尚算良善良之人,受到严重**,魂体遭创,自己跑出来了,干伤害身体之事。这很正常,有些土夫子盗墓受惊恐**,会自杀,死墓里。你胸前的净明护体神符,可保神魂稳固,能辟万千邪毒。不过你挖鱼眼,没挖自己眼,我朋友说铺子里肯定有东西在庇佑你。

我寻思应该是自己看到刘晴和罗刹鱼剜眼场面,伤了神魂,而庇佑我的,肯定是小红鱼。

老贾的道士朋友挺有本事。

我心里起了结交之意,但互不问道得规矩,又不能大听,等以后有机缘再说。

老贾给了我一个地址,说有一笔生意,苦主挺大方,给十万块。你赶紧去处理一下,阴阳鱼你自己定。

**!

总算来个大活了!

如果单单都能有这价钱,用不了一两个月,我就能彻底还清债。

老贾背负着手,又去等帝王浴红的发紫头号技师莉莉翻牌子了。

他给的地址是在一个别墅区,我到了之后,发现别墅大门紧关着,敲了会儿门,没动静,拿起手机给这个叫李小小的女苦主打了个电话,从声音判断,感觉比我年纪还要小点,挺甜。

我介绍了一下自己。

李小小说:“你就是左哥呀,快进来吧,大门密码是666。”

我觉得这小姑娘有点搞,把大门密码搞成了三个六,还让我一个陌生人知道,她心得多大?

输入门禁密码,大门自动开了。

我一进去,觉得非常奇怪。

屋子里一股霉呛味,那种很久没住人,又没开窗户的味道,而且灯也没开。一摸茶几,竟然有一层薄薄的灰。

我问了几句李小小女士在家吗?

没人回应。

无奈之下,我只得再次拨打电话。

李小小接通之后,叫我先把灯打开,上二楼去。

尽管有点犹疑,但看在钱的份上,我把灯打开,一咬牙,上了二搂。可到二楼之后,门全部都是锁的,几个房间敲了个遍也没反应,地板同样一层灰,霉呛味更重。

我心里打鼓了,打电话告诉她已经到二楼了。

李小小说,你去二楼公共卫生间看一下,是不是漏水啦?

啥意思?

哥们又不是修水管的,再说,她一直不露面到底啥毛病?

脑子一闪,寻思不会又他妈啥神魂噬体吧,浑身一下炸毛了,立马转身往楼下跑。

电话铃再次响了,接通之后,李小小在那头格格直笑,你跑啥啊?

“妹子,你到底在哪儿?别玩行吗!”我有些恼火。

“人长挺帅的,看起来也不像是怀人,咋脾气这么大?”李小小问。

“废话么!我是来给你平事的,你指挥来指挥去,遛小狗玩呢!”我寻思要不是看在十万块钱份上,我都要开骂了。

“行行行!你到一楼来,我在客厅呢。”

她在客厅?

可我刚才进来压根没人啊。

我摸着胸前的道符,满肚子狐疑,小心翼翼地往客厅走。转眼瞅了一下大门,开着的,暗想等下万一有啥事,哥们立马撂蹶子跑路。

客厅很大,但人毛都没有,同样是浓浓的霉腐味。

我颤着声,对着电话问她到底在哪儿呢?

忽然之间!

墙上巨大的投屏电视“啪啦”一声响,毫无征兆地亮了。

“嘻嘻嘻……”

震耳欲聋的女笑声传来。

突如其来的笑声,吓得我一**坐在了地上。我压根不想赚这钱了,起身撒丫子就跑。

“喂!你去哪儿呀?”李小小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去哪儿?

我去你大娘!

刚跑到门口,斜眼瞥见地板,地板倒映着投屏电视里一个漂亮女孩,而声音好像正是从投屏电视传出来的。

忍不住回头一看。

李小小正在投屏电视里撅着嘴,满脸不解地望着我。

小说《邪鱼》 第十五章 三不沾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