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巴黎人注册_小说库 > 澳门巴黎人网址_幻想异能 > 养蚀人

更新时间:2021-07-08 11:45:03

养蚀人

养蚀人 风声鹤唳 著

连载中 张友凉张封灵

主角是张友凉张封灵的小说叫《养蚀人》,本小说的作者是风声鹤唳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个以香为名的古老传承,养蚀人,他们隐匿于草野之间,不问世事。他们豢养以香为食的香蚀,其中万岁檀木香、御蝉香、西域异香、九色魂香、龙涎香、降真香等六种顶级香料,豢养出来的香蚀更为惊人,其效果分门别类,...

精彩章节试读:

第十六章染血的石碑

其实,之前关兰芷的疑惑就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张友凉和李灵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若说和金蝉没有关系,他们任谁都是不信的。

张友凉内心冷笑连连,这个秘密他是打死也不会说出来的,不过还是做了回应,“我们一直被困在棺材里,从未看到过外面情形,所以也不知道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你能告诉我在我们来之前都发生了什么吗?”杨巍咄咄逼人,打算打破砂锅问到底。

张友凉没打算隐瞒,只是省略了他知道金蝉的隐秘,用诡异的虫子作代替,将自己的所见所闻尽皆说了出来。

“诡异的虫子?”在场的所有人都在咀嚼着这句话,他们的表情各不相同,但是大约都猜测到了“诡异的虫子”所指。

“你是说那只诡异的虫子进入了我家小蝶儿的身体?”关兰芷迫不及待地问道。

张友凉点点头,他有些猜测不出这个老太太表情为何显得如此兴奋。

“有意思,有意思,那么另外杨、朱两家的女孩也被所染?”张权这一次的目标转移到了杨巍等人身上。

杨巍、朱晏两人露出了和关兰芷同样的表情,他们搂住自己的孙女,看过去的眼神更像是看着发现的宝物。

“宋掌舵,你是否知晓关于金蝉融于体内的后果?”

这是妖冶女子在通过香蚀共振所达到传音的效果,也就是养蚀人所称的“共振传音”。

张友凉耳朵动了动,他能够明显察觉到这样的共振,故而能够听清楚这样的声音,甚至张友凉怀疑妖冶女子是通过力蚀完成的同频共振。

宋良不着痕迹地摇了摇头,张友凉全程把这隐晦的交流看在眼里,却也没有多暴露什么。

但是张友凉能够看得出,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认定眼下生死未卜的这三个女孩是被金蝉附着过的,也就是说这三个女孩是行走的宝物,他们都眼热的很。

“既然如此,这件事和张公子、李公子也没多大关系,老身也就放心了,各位,老身先行告辞。”关兰芷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她很会把握时机,见好就收,既然自己的孙女身上染上了金蝉,那此行的目的也就算是达成了。

杨巍和朱宴两个老奸巨猾的家伙抱有同样的心思,不过他们没有立刻开口说出来,打算着等到关兰芷离开时一同离去。

赤蟒带有着欣赏的意味凝神看了一番地上的血渍之后,环顾了一眼关兰芷三个人冷笑道,“见好就收,很符合你们三家的脾性,不过,你们今天恐怕是不好走出这个镇子了。”

“难不成你这秃驴还要阻拦我们的去路?”杨巍讥讽道。

赤蟒缩起身子退回到宋良的附近,并没有回答,反而是宋良摇头说道,“镇口处的石门被一块石碑封住了,没法出去。”

“列位都在这里,到底是谁的手笔,不妨打开天窗说亮话。”张权阴恻恻的声音响起,首先表明态度,这不是**的。

不过在听了张权的质问后,在场的众人都沉默了下来,他们都否定了是自己的行为。

“我看既然没人承认,不如去镇口去一探究竟。”妖冶女子提议道。

众人分别用行动赞同了妖冶女子的提议,他们纷纷朝着镇口过去,走得最急的正是杨巍三个人,他们也是最想离开的。

看到这一幕的张友谅不由得松了一口气,众人的压力瞬间转移,让他有种起死回生的感觉。

只是,张友谅的内心深处还有所顾忌,到底是谁在暗中布局,似乎在一点点地引导着事情进展的方向。

还有,消失的刘麻子,人去了哪里…

话不多说,当众人前后来到镇口的时候,果真看到一块巨大的石碑遮住了入口。

“是谁,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妖冶女子看着这块巨石,皱眉说道。

“我想恐怕一开始我们就着了道了。”宋良摇摇头,他分析道。

众人望向宋良,想看看他有什么解释。

“你们没想过,一开始进入镇子里的时候都是被什么所吸引的吗?”

听到宋良的话,众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张友凉看到这一幕不觉得有些好笑,这群人分化的厉害,各自带着不同的目的,肯定都不愿把吸引自己的隐秘暴露出来。

不过令张友凉没想到的是,张权率先说道,“是荒村里的尸体,手下人报告说附近镇子里出现了大面积的人员中毒,而且出现了毒尸,所以我们怀疑······”

张权这一番话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赤蟒的身上,赤蟒缩了缩身子,解释道,“宋良知道,我是昨日才来到这里,根本没有接触过村民,更不会滥杀无辜。”

“刘氏一派窝窝囊囊,谁知道你们私底下都干些什么勾当。”关兰芷看来和赤蟒一方不对付,讥讽道。

赤蟒听得整条蛇身都竖了起来,“老东西,若不是顾全大局,我早就将你碎尸万段。”

“好了,现在不是内讧的时候。”宋良出声化解道。

随后宋良瞥了一眼张权,直言道,“我是跟着阴童而来,一直怀疑这些流民的死和你们有关系,毕竟你们是最喜欢以人入药。”

张权听了这话浑身更是一震,他倒也没有反驳,朝天拱了拱手说道,“我们遵循的是圣上的旨意,没有滥杀无辜的道理。”

“那就有意思了,我是被一群逃亡的流民吸引到此,他们的身上都带有些粗浅的伤痕,气机是一点点被攫取的,故而我怀疑,是你们养蚀人御三家的手笔。”妖冶女子说话的时候轻笑了一声,尤其是在御三家上面点了下。

关兰芷听到这话更是气不从一处来,憋得老脸通红,“哪里来的泼皮,就算我关家以脉入蚀,勾人心魄,但是从不做这等下流之事。”

“我杨家更不会利用幻术去做这等卑劣之事,更何况我们早已隐匿草野,流民的生死我们也不会理会。”杨巍也是一脸否认。

看到众人都朝着一脸凝重的朱宴望过去,朱宴更是大骂,“老朽专精藏遁,何来杀人之说?简直天底下的笑话。”

这三家的香蚀功效在别人听来尚无不妥,但是在张友凉听来却是心头大震,他忍不住联想到了什么。

“上面有字。”妖冶女子眼尖,她观察到巨大的石碑上有粗浅不一的纹路。

看到妖冶女子远离石碑,众人恍然,原来是离得过近才没有看到石碑上的字。

等到众人距离够远,看得清楚石碑上的字眼时,朱宴率先读了出来,“子母连心,分久必合。”

“来了来了。”别人看到这八个字可能没有什么感觉,但是张友凉看到这几个字却心头一紧,他已经估摸到背后之人要约他在这里揭开“子母连心”的局了。

“这是什么谜语吗?”有人提出了疑惑。

宋良摇摇头,“这八个字看不出什么,除非。”

妖冶女子机敏,她读懂宋良话里的意思,接着说道,“除非是给特别的人看。”

“我们这里有人知道这八个字的含义吗?”张权阴冷的目光环绕一圈,在张友凉和李灵素的脸上逗留了片刻。

没有人搭话,张友凉心中在猜测,所谓的“子母连心”究竟是何含义,在他看来,子母很有可能是指代金蝉,难道是那三只子蝉?

张友谅心中产生疑窦。

“有人利用附近村民之死来引诱我们,进而产生猜忌,从杳无人烟的镇子到诡异的祠堂,再到这块石碑。”关兰芷心思缜密,从头到尾在仔细地分辨着。

“哪里还有遗漏,幕后凶手引诱我们至此不可能仅仅是把我们困在这里这么简单。”妖冶女子紧跟着分析。

“说到底,还是为了金蝉。”宋良叹了口气,直接把众人的目的都给表露出来,目光随后在众人的脸上逡巡了一圈。

宋良的这句话说的很坦白,几乎点到了在场所有人隐藏的区域。

众人听到这句话脸色都变了变,他们都很有默契地保持着沉默,沉默也就是代表了他们的目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一致的。

“不对,不对,问题还出在他们身上。”关兰芷像是发现了什么,她目光盯紧张友谅和李灵素,她好像抓住了某些逻辑上的漏洞,语气里充满了惊喜。

小说《养蚀人》 第十六章 染血的石碑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