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巴黎人注册_小说库 > 巴黎人集团_现代言情 > 墨少的小心肝儿又掉马了

更新时间:2021-06-08 17:20:48

墨少的小心肝儿又掉马了

墨少的小心肝儿又掉马了 甜小果 著

连载中 苏安宁顾墨寒

主角叫苏安宁顾墨寒的书名叫《墨少的小心肝儿又掉马了》,是作者甜小果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甜宠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苏安宁遭人陷害,与未婚夫一夜欢度后,却在次日被爆出轨!一朝之间,未婚夫劈腿她的亲妹妹,解除婚约!而苏安宁却名声尽毁,人人喊打!直到她遇上那个顾家神秘的大少爷,苏安宁却突然觉得,这个神秘大少与那天夜里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10章

苏安宁吃痛的皱眉,他力气太大了,她估计胳膊都要被捏紫了。

她正要做些什么,另一只棱骨分明的手又抓住了鹿丞的手。

鹿丞皱眉,很不悦,“墨寒,你干什么?”

顾墨寒眯眸,“这话应该我问你,你想做什么?”

鹿丞心尖儿一空,面色有些难看。

再一看眼前的女孩,理智逐渐回笼。

他恋恋不舍的抽回手,神色忧郁。

顾墨寒强调,“她叫苏安宁,不是梦宁。”

或许,她们长得很像,但绝不是一个人。

鹿丞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一层,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多失态。

苏安宁也澄清,“我的确不是梦宁,你认错人了。”

她不禁心想:梦宁大概是他老婆或者白月光吧,她不计较。

鹿丞胸口发堵,闷得慌,从兜里掏出雪茄抽了一根,吞云吐雾。

末了,他仍旧情不自禁看向苏安宁,像,实在太像了。

世界上,真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两个人吗?

他好像要从她的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但遗憾的是,那是一双完全陌生的眸子,灵动着透着一丝黑暗,不是一只小白兔。

他的梦宁,眼神一直都是很温柔的,如同圣洁的白莲。

他略失望的摇摇头,苦笑,“也是,你怎么可能会是她……”

这个女孩这么年轻,顶多才二十岁,怎么可能是梦宁,若梦宁还在的话,现在应该已经有四十几岁了。

还不等苏安宁说话,手腕就是一紧,被男人捉住,牵到了红色的皮质沙发上坐下。

鹿丞好似有点颓废,最终还是认清现实。

他一拍手,立即就有两名穿得清凉的妖娆女人推门进来,妩媚得很。

“你迟到了,而我心情不好,今天这顿酒,你陪我醉。”他是他的主治医生,喝点小酒虽然伤身,但无妨,他甚至可以原地抢救他。

他手一抬,那两位妖娆女人其中一个坐在了他的大腿上。

苏安宁嘴角一扯,觉得有点可笑,上一秒还在怀念旧爱,这么快就怀抱新欢?

呵呵,男人,可能只有挂在墙上才会老实。

其中一个妖娆女人暗示顾墨寒,似乎想坐他腿上。

苏安宁看懂了,下意识朝旁边挪了挪,想要坐到对面去。

她一刚站起来,就被男人一把扯下去,直挺挺坐在他的大腿上。

苏安宁,“……”

妖娆女人眼皮一抽,咬唇看着苏安宁,把她当成竞争对手了。

“我的酒,她替我喝。”顾墨寒说。

鹿丞挑眉,无所谓了,但他不痛快,就想找点事,“行,但要喂。”

他随即挑眉,好似看好戏般,“嘴对嘴。”

顾墨寒有洁癖,而这个女孩儿长得太像梦宁了,他要看墨寒能做到何种地步。

苏安宁觉得男人的大腿发烫,她身子发僵,一动不敢动。

大写的尴尬。

苏安宁目瞪口呆,玩儿得这么野的吗?

她下意识看向顾墨寒,却对上男人幽黑的视线。

鹿丞又说,“不然,你也可以这么喂我,你自己选一个吧。”

苏安宁又朝顾墨寒求救,想商量下,能不能换个方式。

但男人淡然的眸,却好似并不想交流。

她可以拒绝吗?她可以说不吗!

她想起身,顾墨寒却开了口,“换一个。”

苏安宁这才松了口气,什么游戏,真是无聊透了,她不想玩儿。

鹿丞怀抱美女,继续说,“行,那最新的科研差一笔启动资金,你投?”

“嗯。”

“好,那让她自己喝吧。”

很痛快。

苏安宁嘴角一抽,顾墨寒这是被敲诈了?

此时她还不知道鹿丞是顾墨寒的主治医生。

听完这句话,苏安宁好像生怕鹿丞反悔似的,一把抓起酒杯,就把酒灌了下去。

被辣得小脸通红,一脸扭曲!

居然是白酒!

好辣!

一颗杨梅塞进了她的嘴巴里,酸甜酸甜,还有点冰,显然冰镇过。

不过,那种拉呛的感觉好很多。

喝了度数很高的白酒后,酒劲也上来了,她双颊泛着桃色,眸如秋波。

她看着眼前的顾墨寒,想说自己要去洗把脸,却听顾墨寒说,“给她解酒。”

苏安宁摇摇头,“不用了,我去洗把脸就好。”

说着从他腿上站起身,就去了洗手间。

洗了把脸出来,苏安宁脸色依旧红扑扑的,鲜艳欲滴。

顾墨寒也不知去了哪里。

只见眼前的鹿丞笑了笑,态度与方才截然不同,贴心端上一杯蓝色饮料,“解酒饮料。”

苏安宁一脸怀疑。

鹿丞,“刚才你喝的度数很高,伤身体,喝点这个去去酒气。”

她闻了下,确实没有酒味儿,她才放心喝了口,酸酸甜甜,倒真的像是某种饮料。

一开始喝的时候,胃部确实清清凉凉,可到了后面,浑身像火烧。

等顾墨寒回来的时候,就看见倒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苏安宁。

他不悦的皱眉,看向鹿丞,“怎么回事?”

鹿丞撇撇嘴,“酒量太差,你从哪儿找来的小姑娘?”

顾墨寒一副关不关你事的冷漠表情,脱下西装,盖在苏安宁头上,将她抱了起来,“我先走了,资金会打到你的户头,那药抓紧。”

半道上,苏安宁被颠簸醒了,胃里难受。

她的头枕在男人的腿上,却因为过于晕眩,直接吐了出来。

一滩污秽物喷洒在他的腰部之下。

男人身体僵住,好似被点了穴位。

苏安宁瞬间恢复了点意识,忙抽纸巾去擦。

隔着一层薄薄的西装布料,她触碰到了男人温热的肌肤,灼烫得很。

她想要缩回手,却被他一把抓住那不老实的手,“别动。”

苏安宁立马不敢动了,坐好,头依旧晕乎乎的,看他都是双影。

“我不是故意的!”

“我知道。”

气氛,相当诡异。

她红着一张脸转向车窗,不敢看男人的脸色。

今晚上大概将她这辈子的脸皮都给用尽了,不然,她怎么感觉自己的脸好像又烫起来了?

她不禁在内心期盼,快点到酒店吧!

在酒精的作用下,这种情绪只存在了一小会儿,因为她再一次呼呼大睡起来。

男人注视着对面的女孩儿,目光稍霁。

小说《墨少的小心肝儿又掉马了》 第10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