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 > 毒医狂妃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1-06-08 17:11:44

毒医狂妃不好惹

毒医狂妃不好惹 风升 著

连载中 云舒浅容璟

热门小说《毒医狂妃不好惹》由风升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云舒浅容璟,内容主要讲述:医毒世家传人云舒浅刚穿到古代,就干了回土匪勾当,强上了个美男(黑心得很)“我不白睡你,这方子包你药到病除。” 狡猾小狐狸VS披羊皮大灰狼,买的永远没有卖的精。容璟笑得人畜无害:“浅浅是你先招惹的本王,...

精彩章节试读:

回相府的路上,云舒浅已经把原主现如今在府中的处境全部都梳理清楚了。

原主跟云舒浅是同名同姓,她的生母是洗脚婢女出身,名唤萧红菱。

因为云相爷酒后乱性,强要了萧红菱,次年生下来云舒浅,后来隔了两年又生下来儿子云少卿,才被抬了姨娘。

不过,因为萧氏出身低贱,府里下人都是攀高踩低,母子三人平日里没少吃苦头。

就拿这个海棠苑来说,说是个院子,其实就是相府里最偏僻的一个破房子。

围墙斑驳,好几处都已经塌方了,根本就不是人住的地方。

夏天吃馊掉的饭菜,冬天没炭火取暖,甚至连像样的过冬袄子都没有。

萧姨娘为了让儿女吃饱穿暖,经常自己挨冻受饿,结果落了一身病。

不过,这原主似乎并不买萧姨娘的账,对自己的处境各种怨天尤人,在相府里面到处树敌,最后十五岁的生命香消玉殒在城外那间破庙。

“娘,别怕,以后有我在,不会再让任何人欺负咱们。”

在现代的时候,云舒浅从来都没有感受过一天的母爱,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人世。

如今,云舒浅对这个明明孱弱却拼命守护自己儿女的萧姨娘,不自觉地生出了保护的冲动。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云舒浅看着萧姨娘浑身大大小小的伤口,眼睛里面的冷意愈发浓重。

“浅浅,你刚喊我什么?”她的女儿憎恨她,从来都没有喊过她一声娘亲。

“少在那里装孝顺了,外面谁不知道你云舒浅是一个嫌贫爱富的不孝女。”

“怎么?知道自己要参加太子妃遴选,想要飞上枝头变凤凰,就开始转性装高贵了?”

云美婳冷冷一哼:“别做梦了,论姿色,论出身,你有哪点比得上我这个嫡出的大小姐。”

“我要是你的话,就该一头撞死,省得去选妃宴上丢人现眼。”

“就凭你这种**的出身,别说是太子妃,就算是九王殿下那个病秧子的侍妾,你都不配当。”

云舒浅用手掏了掏耳朵,好整以暇地说:“我说云大小姐,你是不是从来不照镜子的?”

“你什么意思?”云美婳愣了下,她可是南淮国第一美人,每天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美貌,都能把自己陶醉。

“来来,你自己看嘛。”云舒浅端着一个装满水的大木盆子,“咚”的一下,摆在了云美婳的脚边。

顿时,撒出来的水把云美婳价值千金的坠珠绣鞋给打湿了。

“呀,我的绣鞋!”云美婳娇喝一声。

她正要发怒,就听云舒浅指着水里的倒影,喊了声:“呀,一只猪头!”

“啊!我的脸!我的脸怎么变成这样了!”

云美婳看到自己美丽的脸庞上,全是红痕,吓得花容失色,几乎是落荒而逃,哪里还顾得上收拾云舒浅和萧姨娘。

一群丫鬟婆子也是各怀心思,乱哄哄地离开海棠苑。

“大姐,慢走啊,不送哈。”

云舒浅笑得灿烂,对着众人挥了挥手,刚才她用小石子击中桂嬷嬷的手肘麻穴,那一巴掌落在云美婳脸上,刚开始最多觉得有点疼。

但实际上,力道却是相当大的,云美婳的脸部深层肌肉都会被伤到,她这张脸没个十天半个月是不会消肿的。

哼,敢欺负她的美人娘亲还有宝贝弟弟,云舒浅必须还以颜色,不然真当她是好欺负的主!

“浅浅,你真是我的浅浅吗?”萧氏嘴唇发抖,一脸殷切地看着自己性情大变的女儿。

云舒浅收回视线,给了萧氏一个大大的拥抱:“娘,我是浅浅,从今以后,我会保护你,保护弟弟,再也不会让任何人欺负咱们。”

与此同时,九王府。

容璟修长的指关因为拳头紧握,而隐隐泛白。

书房里伺候的下人们,都是低眉敛眸,连大气都不敢喘。

“主上,鬼医圣手吴先生到了。”

颜一硬着头皮禀告,他不敢有半刻停留,立刻就出屋子把吴春来引了进来。

“妙哉,妙哉,主上你这药方子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来的?”

“照这个方子用药,你这身上的毒素不出一月,就能大好。”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这吴春来是天下第一神医,神龙见首不见尾,传言他生性不羁,而且特别小心眼,救人性命全凭自己高兴。

若是他相救,即便是那人已经两条腿都踏进鬼门关,他也照样能够把人拉回来。

若是他不想救,就算是万金堆成山,拿刀子架在他脖子上,都不屑一顾。

更有甚者,若是得罪了他,必定让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在江湖上,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大人物。

容璟狭长的丹凤眼微眯了起来,几乎是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我喊你来,不是听你说这些废话的,我要知道她是谁?”

由于寒毒所致,导致容璟声带受损,因此在外人眼中九王爷就是个哑巴病秧子。

但是只有亲信才知道,容璟武功深不可测,用内力传音,丝毫不影响任何交流。

吴春来冷不丁打了个哆嗦,清了清嗓子说:“论医术放眼整个天下我吴春来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

“要真说谁的医术如此惊艳卓绝,那就非孙邈老祖莫属了,可老祖已经仙逝百年了……”

突然,头顶飞来一记凌厉的眼刀,吴春来立刻打住,赔笑改口道:“这开药方的高人究竟是何方神圣我还真不知道,主上,你当时就该问对方名号呀。”

“颜一,送吴先生去犬戎边境,相信那里的美景定能让先生想起些什么来。”

容璟眸底涌动着薄怒,让他去问一个强上自己的女流氓姓名,是打算以身相许,还是留着过年!

“哎,别,别!”吴春来急得满头大汗,想他堂堂鬼医圣手,治病救人才是他强项好不,怎么沦落到断案追人了呢?

可是主上也太不地道了,犬戎边境风沙大,吃一顿饭能吃半斤沙子进嘴。

女人更是个个长得粗狂彪悍,让他去那里,还不如把他杀了呢。

“哦,我想起来了,这块布料有问题,大大的有问题!”

“只要我们顺着布料的线索,顺藤摸瓜,一定能找到人!”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