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巴黎人注册_小说库 > 澳门巴黎人网上注册_灵异科幻 > 乡村禁忌

更新时间:2021-06-07 15:24:52

乡村禁忌

乡村禁忌 夜雨十年灯 著

连载中 黄林风宁可馨

主角叫黄林风宁可馨的书名叫《乡村禁忌》,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夜雨十年灯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一直以为自己是父亲的儿子,直到我成年那天,父亲对我说,我是黄皮子送给他们的.........

精彩章节试读:

第2章

这是六月的一天,爷爷正在院里教我写字。忽然之间一阵冷风吹了来,我缩了缩脖子,告诉爷爷我有些冷。

爷爷以为我想偷懒不想写字,还恶狠狠的骂了我一句。

我打着冷颤对爷爷说,真的好冷。

爷爷看我脸色不太对劲,伸手摸了摸我的额头,只觉得冰冷刺骨。他仔细一看,发现我额头上有一团黑气若隐若现。爷爷当时急了,连忙叫我爸出来。

我爸从屋子里跑出来,竟然看到了当初把我送给爷爷和爸的那只黄皮子。

爷爷看到了黄皮子,他指着黄皮子怒骂,“你这畜生出尔反尔。”

我爸一听爷爷的话,当时就明白是黄皮子搞的鬼,转身冲进屋里拎着一把菜刀就冲出来,指着黄皮子骂道:“你这畜生明明答应了不来打扰林风,你居然说话不算话,看我今天不宰了你。”

黄皮子对着我爸冷冷一笑,扭头跑了。

我爸扔掉菜刀冲过来把我抱起来,一个汉子眼泪叭叭往下掉,“爹,黄皮子在林风身体里中了煞,他这次来是想要取走煞。”

爷爷点了点头。

种煞,顾名思义就是将煞气放在人身蕴养。通俗点说,就是黄皮子将自己的一口气藏在了我身体养,等到这口气足够大时,黄皮子就来把这口气取走,有了这口气,黄皮子会更加厉害。而我没了这口气,就会没命。

我之所以能在寒冬腊月活下来,就是因为黄皮子在我身体里种了煞,说起来黄皮子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但知道了后面的事,我恨不得将黄皮子剥皮抽筋。

黄皮子之所以把我送到爷爷他们面前,也是利用爷爷他们来养煞。因为爷爷和我爸都是玄门中人,身上有微薄的灵气。

我爸问爷爷应该怎么办才好,他不想看到我就这么没命。

爷爷抽着旱烟,沉声道:“教林风青囊宝术和青囊相经,只有这样他才能活下去。”

我爸当时就同意了。

但是,眼下最重要的是把黄皮子赶走,赶得越远越好。因为只要我体内的煞感知不到黄皮子的存在就会安静下来,我也不用吃苦头。

我爸就问爷爷应该怎么做。

爷爷想了很久,也没想到什么好办法,只能选择和黄皮子硬拼。我爸听了爷爷的话,没有说话起身回到屋子里翻箱倒柜,不多时,他提着一个老旧的皮箱走了出来。打开皮箱,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东西。有金钱剑,有铜铃、有金丝墨斗......

为了不吓到村里人,爷爷在天没黑之前通知了全村人,今天晚上早点睡,不管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打开门。

天黑了。

我不省人事的躺在地上,周围缠满了红线,这是我爸尽全力布下的一个叫做天地人三才的阵法。我爸学道天赋其实并不好,学了三四十年也只是半吊子的水平,爷爷更是只会看风水相面,但为了我,他们还是选择与邪门的黄皮子斗一斗。

夜半三更时,黄皮子来了。来的还不止一只黄皮子,而是一窝黄皮子,起码五六十只。

领头的黄皮子正是在我身体里种煞的那只。

黄皮子带着子子孙孙大摇大摆的走进院子,他站直身子,爪子指着我,突然口吐人言,“把他给我。”

爷爷和我爸一听黄皮子说人话了,感到非常紧张。

黄皮子口吐人言,已经称得上妖了。

这种厉害的角色他们很难对付,但为了能让我活下去,他们斗不过也要斗。

我爸指着黄皮子恶狠狠地威胁,“你这畜生只要敢过来,我一刀劈了你。”

黄皮子却不以为然,咧嘴发笑,声音非常瘆人。

“我既然敢来就不怕你。”

黄皮子知道爷爷是一个算命看相的,也就我爸学的是青囊宝术,勉强能让他正看两眼,但他也不放在眼里,所以他才敢这么嚣张。

黄皮子见爷爷和我爸不肯把我交给自己,突然生气尖叫起来,与此同时,躺在红线里面的我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身体越来越冰冷。我爸大吼一声,从身后抽出金钱剑冲了上去,顿时将两只黄皮子杀死,死去的黄皮子眼睛鼓出,透着十足的邪气。

爷爷摇晃手中铜铃,铜**伴随着一道道金光传开,将不停扑上来的黄皮子挡回去。

但是,领头黄皮子忽然张口吐出一阵妖风,顿时狂风卷动,爷爷直接被掀飞出去重重的砸在地上。他嚣张地对爷爷说道,“老东西,你相术不错,但也只会占卜看相。你儿子资质平庸,青囊宝术没修炼到家,你们拿什么和我斗。”

爷爷费劲的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我爸大喊,“愣着干什么,不想救林风了吗?”

我爸顿时回过神,凶狠地盯着黄皮子,“林风是我儿子,你们谁也别想把他抢走。”

领头黄皮子龇牙咧嘴,突然窜了出去。我爸连忙挥动手里的金钱剑,黄皮子爪子抓住金钱剑,金钱剑登时亮出红光,黄皮子惨叫一声飞了出去。紧接着,其他黄皮子不要命的冲上来,我爸乱挥金钱剑,杀死好几只黄皮子。但黄皮子太多了,不断的撕咬他,他最后还是被扑倒在地。

领头黄皮子朝我走过来,他看到周围的红线,召唤其他黄皮子上来。十几只黄皮子冲了上来,红线忽然散发光亮,冲上来的黄皮子直接被割断,死得不能再死,而黄皮子的血也溅了我一身。

红线染上了黄皮子的血,很快就失去了光芒。

领头黄皮子得意一笑,“就你们这点招数还想拦住我?”

爷爷惨然一笑,抄起一根木棍打开撕咬我爸的黄皮子,“老大,带上林风赶紧走,我来拦住这群黄皮子。”

“爹......”

我爸大哭起来,不愿意走。

“赶紧给老子走。”

爷爷大吼起来,“从我们把林风带回来那天起,我们就着了黄皮子的道,林风绝对不能死,他要是死了,我们黄家就全完了。”

我爸是老大,他还有两个兄弟,都是知识分子,在城里安家了。

我爸抹了一把眼泪,忍着痛苦抱起我冲进屋子里,爷爷一边挡着黄皮子一边跟上来。

领头的黄皮子非常自大,认为爷爷和我爸根本保护不了我,并没有自己追上来,而是指挥其他黄皮子追来。

黄皮子全部冲进去屋子,屋子里突然燃起火光,领头黄皮子嘶声大叫,然后飞快的冲进屋子,屋子里布满了朱砂、硫磺等东西。领头黄皮子被火拦住了路,就要退回来,爷爷突然站在门口挡住,一道画满符文的黄布落下。

爷爷点燃旱烟抽了两口,看着领头黄皮子,“老子就是拼了这条命,也绝不会让你这畜生活着离开。”

小说《乡村禁忌》 第2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