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灵异科幻 > 男女学院谋杀狂

更新时间:2021-06-04 11:56:16

男女学院谋杀狂

男女学院谋杀狂 两山捡金银 著

连载中 殷瑞顾盼盼

有很多书友在找一本叫《男女学院谋杀狂》的小说,是作者两山捡金银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同一城里的男女两所师范学院,以河为界,相安无事,突然之间被男学院的一桩喷水池溺亡案给扯住了。男生殷瑞无端被女警官指认为杀人嫌犯,而指证和诬陷他的人却一个一个死去,这背后的真相令人匪夷所思。...

精彩章节试读:

殷瑞来到女子学院大门口,果然如他所猜的,门岗见他是个男生,问他是否学院方派来的,听说是他私自来的,就不放他进内。

殷瑞试探地问:“听说你们学院里,有个女生自杀了?”

岗哨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似乎被这个话题触动了,反问殷瑞:“怎么,这事都传到你们男学院去了?”

“是呀,我听得有人说的,女子学院有个女生自杀,我还不相信,所以来问问。”

“可惜可惜,一个俊得不得了的女孩儿,就那么没了。”岗哨连连叹息。

看得出岗哨大哥对女生的死深为惋惜的。

“大哥,女生是不是姓米?”

“姓啥我不太清楚,只听人家喊她小蝶。”

这样说来米小蝶死亡一事是铁定了,但殷瑞要弄清她到底怎么死的。

“她真是自杀的吗?死在哪里的?”

岗哨正想说下去,突然无意中瞥见了什么,立马换了一副面孔,大声朝殷瑞驱赶:

“走吧走吧,别在这儿磨蹭,学校有规定不准放外人进去!”

殷瑞也马上意识到可能有人来了,他看见大门里有个人正朝外走来。

此人的衣着很特别,在这大热天却西装革履,头上扣一顶烟灰的礼帽,两只手插裤兜里,迈着稳健的步伐,昂首挺胸走来。

并且,此人鼻梁上架了一副黑乎乎的墨镜,使他看起来浑身充满了神秘的威风。

殷瑞一下子有点疑惑,虽然他来女子学院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也知道学院里的头头都是谁,一般的头面人物都喜欢穿长衫,显得儒雅有风度。

很少有人穿西服。

男子学院里有若干个老师偶尔会穿,女子学院里似乎没见过。

感觉女子学院的教职工对洋装更排斥些。

这个人是老师吗?

关键是天不凉,大家穿短袖衫还热得冒汗,他倒好,里面是白色衬衣,还戴一条领结,外面是浅蓝的西装,看起来风度翩翩,不会捂出一身痱子来?

连殷瑞都替他出汗。

从此人的衣着及形态上,殷瑞认为他不一定是学院的教职员,更像来自军中的便衣。

很快此人就到了门口,似乎无意中朝殷瑞瞥一眼,一下子止住脚步。

然后,此人将墨镜摘下,直愣愣地打量殷瑞。

殷瑞看见一双鹰一样锐利的眼睛。

这种眼睛让他一下子想到了史炎,没错,史炎才有这种眼神,因为他是巡捕署长。

那人打量过殷瑞后又转头盯着岗哨。

岗哨好像挺不自在,连忙陪着笑脸打招呼:“庞长官,您要走啦?”

殷瑞知道了此人姓庞,还被称作长官,到底什么来头?岗哨对他这么谦恭,看来此人地位不一般。

庞长官嘴巴动了动,用手一指殷瑞,问岗哨:“你认识他?”

岗哨连忙摇头:“不不,我根本不认得他。”

“那你为什么跟他聊那么起劲,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

“他说是男学院的男生。”

“叫什么名字?”

“这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可是我知道。”庞长官转向殷瑞,“你姓殷对不对?”

殷瑞点点头问:“你认得我?”

“你叫殷瑞,殷勤的殷,祥瑞的瑞。”

殷瑞在猜测,这个所谓庞长官到底是何方神圣,所谓长官是哪一部门,哪一级呀。

庞长官知道他的疑问,主动从西装衣兜里掏出一个证件,往殷瑞面前晃了晃。

殷瑞正想接,庞长官却已将证件收回去放在兜里。

然后他说道:“我姓庞,庞效力,你可以叫我庞侦探。”

原来是一个侦探。

但侦探只是个笼统的称谓,也是分为多种的,有私人侦探,公家侦探,顾盼盼也可以算个侦探,凡是巡捕署派出调查案子的都可以称为侦探。

既然庞效力有证件,公派的可能性最大。

殷瑞问:“庞长官是史署长派来的吗?”

庞效力做个夸张的表情:“你说是史炎派我的?老实告诉你,他没这个权力,我不是他的手下,他管不了我。”

连霍丰城的巡捕署都管不了他,那他是谁委派来的?

庞效力解释道:“我不归巡署管,我是文教署所派的,属于独立调查员。”

根据他的介绍,他这个侦探只负责调查发生在学校里的案件,那些发生在学校外的,轮不到他去管。

殷瑞急急地问:“那学院里的案子,巡捕署是不是没权管了?”

他多么希望真是如此的,那样一来顾盼盼不就管不了我的案子了?他们巡捕署随便给我按的嫌疑不是可以打破了?

但庞效力却模棱两可地说不一定,要看具体情况吧。

然后庞效力把墨镜戴上,居然反剪起两手,用一种审问式的腔调问:“你是男学院的学生,为什么跑到女子学院来?是你们学院派来的吗?”

“是我自己来的。”

“私自跑来想干什么?”

殷瑞把自己的目的讲了一下,听人说女子学院有人死了,来打听一下。

本以为庞效力会摆起架子赶他走,但庞效力脸上却微微一笑:

“看来你对那位女生的死,颇为关心的对吧?”

殷瑞索性直言不讳:“是的,我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她的死?你们之间不会有过什么感情纠葛吧?”

殷瑞一下子来气,“你想哪里去了,有感情倒好了,是她曾经冤枉了我。”

“她冤枉你什么了?”庞效力似乎饶有兴趣。

殷瑞忽然有些警觉,要不要对这个庞侦探说实话?

现在他有了很深的教训,不是任何话都能对任何人讲的,而是要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庞效力虽是侦探,可米小蝶和自己之间的一些事,是否适合对庞效力讲呢?

殷瑞想搞清庞效力目前属于什么职责。

“庞侦探,你说你是文教署派来的独立调查员,是不是这次就是为了米小蝶死亡事件来的?”

庞效力点点头,“没错,现在我负责调查这个案子。”

“案子?难道,她不是自杀的吗?”

案子跟事件是有质的区别,自杀算事件,案子就是刑事案,有凶杀之嫌了。

庞效力反问:“你怎么认为不是案子?是不是你希望侦探定性为事件,马马虎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算了?”

霎时殷瑞感受得到庞效力墨镜后面眼神的杀伤力。

这个侦探的口气明显不怀好意。

教训在前,还是不说了,赶紧走吧。

殷瑞嘴里哦哦两声,转身就走。

“等等,你为什么要走?”庞效力灵活地抢上前挡住。

“我本来只是因为好奇,来随便问问,既然庞侦探说是个案子,那我当然不能再胡乱打听了。”

“可你已经来了,那就先别走了,跟我进去吧。”

“进去?干什么?”

“你不是想弄清死者是怎么死的吗,那就请吧,我可以给你作个全方位的介绍。”

殷瑞惊诧了,他知道庞效力本来要离开的,现在居然还愿意把他领进学院去,给他详细介绍米小蝶死亡的情况?

一定有不寻常的目的。

殷瑞觉得要谨慎点,但他实在太想知道米小蝶是怎么死的,既然有个机会,那就不放弃。他跟着庞效力进内。

岗哨自然不再阻拦,这侦探是文教署派来的,连院长都得尊重。

庞效力一边领着殷瑞走进去,一边介绍道:“其实,在这里,你是看不到死亡现场的。”

殷瑞马上听出来,“你是说,她并不是死在校园里的?”

“对,她死在校园外的。”

“在哪里?”

“你先别问,我让你看一下她本人吧,其实你来得太巧了,我本来还想去找你呢。”

殷瑞听得心惊肉跳,侦探说本来想找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但他不敢问了,怕侦探趁机把话头瞄准他。

庞侦探说让我看一下她本人,那只能是看尸体了。

难道米小蝶死后,尸体还放在校园内?

这就有点怪了,上次发生在男学院喷水池里的死亡事件,尸体在被顾盼盼勘察过后就送去巡捕房的忤作室了,这次米小蝶死了,庞侦探看样子已经勘察过,怎么没把尸体运走呢?

还是先看到尸体再说吧。

来到一座建筑前,殷瑞认出,这是女子学院后勤处的库房,用来堆放暂时不用的杂物的。

有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坐在房前,看样子是负责看门的,庞效力示意他将门打开。

殷瑞试探地问:“米小蝶的尸体就放在库房里?没有被拉走?”

庞效力嗯了一声,“如果我给史炎打个电话,他马上会派人把尸体拉去,但暂时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还需要先搞清几个问题,有了个初步的结论再让他们来拉走尸体。”

“可是这天气有点热啊……”殷瑞有些担心尸体会不会很快变质。

等进去,才知道担心有点多余。

一个相对较小的房间充作临时停尸间,门一开,一股冷气就扑出来,害得殷瑞连打几个喷嚏。

望进去,只见里面放了个木架子床,床上直挺挺躺着个女子。

正是米小蝶。

她还穿着校服,看起来就像在熟睡,但脸色不是惨白,反倒有些晦暗。

昔日如花似玉的美少女,失去了那种吸人眼球的靓色,显得是那样的凄然。

那种难以抑制的狂傲也无从寻找了。

殷瑞差点喊起来:米小蝶你给我站起来,你不是冤枉我杀了丛知吗,咱们之间的账没算,你就这样完了?

是的,在看到米小蝶死尸的那一刻,殷瑞有些受不了,情愿米小蝶跟他吵架,也不愿看见她死掉。

不过殷瑞提醒自己不要感情用事,他没工夫怜悯米小蝶,他是来了解米小蝶死亡原因的。

很快有发现。

他的目光,被一件东西吸引。

那个东西就在她的颈脖上。

一根绳子!

绳子并不是缠在脖子上,松松地放着的,卷了好几圈,看样子是比较长的。

殷瑞脑子里豁然一亮——

上吊?

米小蝶是上吊死的?

霎时又有如雷轰顶之感。

记得吧,米小蝶是怎样对你说的?

她口口声声说,她会被你杀死的,是会被你吊死在树上的!

那可是她亲口对你说的,是你亲耳听到的。

现在她尸体上留着绳子,是不是就证明她是上吊死的。

那么她又吊死在哪里?

是不是吊死在一棵树上的?

殷瑞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都忘了庞效力的存在。

“站在门口干嘛,不敢进来吗?”

殷瑞这才注意到庞效力已进去,正在向他发问。

他赶紧就跨进门去。

小说《男女学院谋杀狂》 第13章 米小蝶的尸体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