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享阅小说网 > 小说库 > 幻想异能 > 栩栩若生

更新时间:2021-05-28 15:44:52

栩栩若生

栩栩若生 小叙 著

连载中 梁栩栩成琛

主角是梁栩栩成琛的书名叫《栩栩若生》,本小说的作者是小叙创作的悬疑推理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算命先生说是我天生贵命,掌花娘娘转世,有点石成金,统领花精树灵之力,待到长大成人,必可家门荣兴。偏偏十二岁那年我得了场怪病,高烧不退,总看到骇人的景象……梦里我遇到个婆婆,她说找手眼通天的高人可为我保...

精彩章节试读:

清早,我赶紧和爸妈说了‘梦’,有黑影蹲在病房门外吃饭,可渗人。

他俩一分析,应该是正常现象。

三姑用小米给我收惊,等于给那些东西送吃食。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他们就不会吓唬我了。

我感觉不太对。

从那些黑影里面,没看到黑脸鬼。

黑脸鬼没来吃饭,是不表明他还得来找我?

爸爸为了让我安心,就给三姑去了电话。

三姑给的说法和爸妈一致,说我在梦里能看到有脏东西吃饭,说明她把我的魂魄叫回来了,那些东西跟我没有恩怨,过路而已,吃饱后就走了。

“栩栩啊,没事了。”

妈妈开心不少,“你看到的都是黑影嘛,那个啥鬼肯定也在里面了,没露脸而已,没发烧就是好兆头,晚上你三姑说还来给你叫,保证你不会再做梦了。”

我点点头,白天还能在病房里溜达溜达,顺便把三姑交代我的心经背熟了。

晚上三姑又来,依然是老方法。

转小米,叫名字,烧邮票。

这晚我一夜无梦,醒来精神抖擞。

不发烧了,就想回家。

住院太无聊,我想同学和队友。

医生来查房时说病房里有异味,问我爸妈是不烧什么了。

他俩没瞒着,“在病床底下烧过邮票,民间的土方法,为了孩子好,您放心大夫,我们是搁盆里烧的,不会撩到瓷砖。”

医生皱眉,“不是撩到什么的事儿,在病房里吸烟都禁止呢,一但烟感器响了,市消防队就得直接过来,住院部患者会受到惊扰,责任大了。”

“是是是,保证没下次了!”

爸爸赶忙道歉,“大夫,您看孩子已经不发烧了,我们寻思先出院,孩子得上学啊。”

“观察两天吧。”

医生应道,“再无发烧症状,就可以出院。”

绝对好消息!

一天我都很兴奋,拿爸爸的手机给奶奶回了电话。

“奶奶,我好啦,过两天就能回家啦!”

奶奶八十六岁了,我特怕她为我的事儿上火。

“好好好,栩栩啊,你可吓死奶奶啦,你爸还不让我去,得亏你没事儿,这回可得长点记性,以后你上下学啊,必须有人接送,不能自己走,现在车子多得很,到处都是危险啊!”

“有三姑在没事的!”

我笑的没心没肺,“再有下次,三姑还能给我叫!!”

“哎呦你这孩子!”

奶奶提着音儿,:“呸呸呸!胡说八道!”

“奶奶,您别跟三毛子操心!”

二哥在那头抢过电话,:“电话给我,我和三毛子聊几句,这丫头命硬的很,在我妈肚子里都没被药死,还能让车祸声吓得掉魂了?这种情况你就得让她多吓几次,吓破无毒!”

“有志!!”

奶奶在那头呵斥,我忍不住跟着发声,“梁二志你别烦人,回家我就让嫂子收拾你,扒你皮!”

二哥哈哈大笑,“奶奶您听到没,三毛子像生过病的样儿吗,整个一告状老婆精!”

我对着手机做了个鬼脸,闹了好一阵才把电话挂了。

“妈,你看梁二志,他又叫我三毛子,非说栩里面的羽是羽毛,都要当爹了,还天天气我,讨厌。”

妈妈笑着摇头,捋着住院单据,没应声。

从我记事起,梁有志就总撩扯我,嘴很欠,非逼我对他出手。

在外面呢,他又很装。

大金链子小手表,走哪都一副社会人的样儿。

难听点讲,他就是一地痞,初中都没毕业。

直到我出生了,他才好像懂点事,定下心在店里帮忙做事。

爸爸总说,这是家里条件好了,二志才像个人样,不然那就是个街(gai)溜子,大丽呢,又太老实,我做梦都怕她到婆家受欺负,现在好了,咱家腰杆硬了,也不怕大丽过不好,栩栩真是福星呀。

我的出生许是真旺了家运,大姐和二哥,亦能让他俩安心些了。

大抵也因为如此,爸妈特别重视对我的教育。

他们生怕我像大姐梁文丽太过憨厚内向,又怕我随二哥梁有志颇具混子秉性。

早早使劲儿,祈愿我不走家里任何一人的老路。

我靠着病床看着妈妈,她个子很高,有一米七,可惜年轻时劳作过多,上了年岁背就驼了,身体也不好,很瘦,头发盘在脑后,脸上的皱纹都很明显,真的是个老人了。

看着看着,我心里就有些难受,父母的付出子女都是能感受到的,我虽然还是个孩子,但对父母的恩情我心知肚明,也愈发的心疼妈爸。

“妈,出院后先别着急回去,去趟商场,给我二嫂买两件孕妇穿的那种毛料裙子,她先前念叨过,我知道她想买啥样的。”

二嫂怀孕三个月了,现在九月份,很快天就凉了,买毛料子的正好。

“给你心细的。”

妈妈捋好单子,冲着我笑,“行,买啥都行。”

“还要给奶奶,大姐,二哥,小燕姐,孟叔……”

妈妈笑着看我,“怎么不给你大姐夫买呀。”

“不给他买。”

我直说道,“我烦他!”

在家里我对大姐夫陈波的意见很大,他在酒楼做员工管理,时不时就安排老家远亲来上班。

当然,这种事在我家蛮正常,爸爸安排过,二嫂的亲妹妹朱晓燕亦早早就在酒楼工作。

可至少都是能做工的年岁,大姐夫真让我大开眼界。

他有回把他一个啥四舅姥爷弄来了!

八十多岁老人。

站那都颤颤巍巍。

大姐夫说他这四舅姥爷无儿无女,他妈看着可怜,让他帮忙安排在酒楼停车场做看守,问题是老头一站那,吹阵风都要倒,食客都不敢按喇叭,怕给老人送走!

爸爸一看不成,出钱给老人送养老院了!

大姐夫整的还挺不好意思,来我家不停地道歉,说他们村里就属他有出息,大学毕业,在酒楼做管理,还娶了个好老婆,很多忙推不了……那你推不了也不能硬整啊!

有的亲戚一来,行李一放,架势特别足的去找爸爸说我是陈波老家的啥啥亲戚,你给我安排个工作吧,但我不能起早,贪黑也不行,身体不大好,不能出力,最好是坐着,得喝茶水,你看我能干点啥吧。

爸爸都懵了,你看我这老总的职位行不?

来人不知道是不是真缺心眼,还点头,行!

大姐夫看爸爸生气了,赶紧教育了他家亲戚几通,这事儿算压下去。

后来也没再来啥奇葩,但我对陈波的讨厌已经根深蒂固,觉得他这人太能和稀泥,也就是看他对我姐好,我不说啥,让我给他买东西,不可能!

“栩栩,一家人,啥烦不烦的。”

妈妈看着我,“咱家条件好,求办事的人就多,你姐夫也是想多帮帮忙,再说,你姐打小就身体不好,成家后一直没给人添个一儿半女,你姐夫心里有委屈,你别总这态度。”

“他委屈啥?”

我嘁了声,“他追我姐那天就知道我姐身体不好,要不是他来咱家磕头发誓说不在乎这点,一辈子对我姐好,我爸能同意大姐跟他么。”

硬说委屈,我大姐还委屈呢。

她比谁都想要孩子,怀不上有啥办法!

“你又懂了。”

妈妈笑着摇头,“小孩子家家的,别挑这些,你大姐听到会难受的。”

“我又不会当着大姐的面说……”

我嘀咕着,小孩儿怎么了,不瞎!

……

晚上三姑又来了,没转小和烧邮票,就坐我病床边无声的念经,手上转着珠子,要求我闭眼默背心经,我听话的配合,没多会儿就睡熟了。

一觉到天亮,力气更足了。

吃完饭还能下地压腿,爸妈看着乐呵,出门去找医生商量我出院的事儿。

我在病房里活动着筋骨,感觉卧室有点折腾不开,就去了客厅继续压,一脚放沙发上,另一脚搭小凳子上,左右分开,中间悬空,心里默默倒数。

种子选手么!

偶尔可以偷懒,该努力时必须努力。

病房的外门忽然打开,我以为爸妈回来了,抬起眼,却见奶奶站在了门外,我愣了下,慌忙把脚收回来,“奶奶您怎么来了?!”

奶奶没说话,很生气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

“哎,奶奶!!”

我追出病房,左右一看,走廊上空空如也,没有奶奶的影子!

花眼了?

正懵着,听到奶奶喊我的名字,栩栩,栩栩……

一声一声,像是从窗外传过来的一样。

我循着声就走到走廊拉开的窗户边,探出头,奶奶站在楼下的花坛,还冲我远远的招手——

“奶奶!!”

我喊了一声,身体前伸着,单手伸出去朝她挥了挥,“你等我马上去找……哎!!!”

后腰的病号服忽的被人一薅!

拎着我整个人瞬间就飞了起来!

视线飞转,我都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就兔子一样被人甩到了病房门口!

地面很滑,事情发生的又太快太突然,我连保护性侧滚翻都没来得及做,趔趄着就摔到了地上!

“哎呀!”

我疼的龇牙咧嘴又惊魂未定,抬起脸想看谁扔的我,多大的劲儿,是不是闲的!

视线却只对上了一个高大挺阔的背身,那人一手还打着电话,空着一手似乎没啥事,路过我背后很随意的就给我薅下来扔飞,然后他头都没回,脸都没朝我撇一下,可能余光都没,手机仍放在耳边,只留给我一个后脑,外加一记低沉不耐烦的男音,“想死换个地儿,别在这碍眼!”

我又疼又莫名其妙的看着他越走越远,他还跟手机里的人继续通着话,“遇到个活腻歪的,你继续……”

谁是活腻歪的?

我魅想死啊!

小说《栩栩若生》 第8章 试读结束。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